快捷搜索:

智能时代使中国制造面临双重危机_2

  中国制造业面临双重危机:一是低端制造业流向东南亚、南亚等地,原有的产业链条被打断;二是智能时代某些可用机器的制造业回流到美国。

  日本大和证券资本市场公司的报告认为,初步迹象显示东南亚国家开始超越中国成为低成本制造中心,这种趋势在未来几年可能会加速,而中国可能在未来五到十年内失去世界工厂的地位。

  最近几年中国的工资水平快速增长,制造业的接力棒正在从中国转移到成本更低的东盟七国手里,即泰国、菲律宾、越南、印度尼西亚、老挝、柬埔寨和缅甸。在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越南纺织品和服装等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出口增速都超过了中国,而过去两年,柬埔寨的出口增速也超过了中国。

  美国最新一期的《大西洋月刊》杂志,以美国制造业回流为主题,同时登载两篇以流向变化分析近期制造业趋势的文章。其主旨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中国人力成本快速上升导致廉价优势削弱,低端制造业外流;另一方面,美国智能时代的再工业化,使这一波美国国内制造业复苏具有与以往不同的特征,并非经济周期的简单反映,这一变化值得我们密切关注。

  在内包繁荣一文中,CharlesFishman以GE在肯塔基的工业园区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兴衰为例,描述了一幅美国制造业复苏的图景。

  该工业园区建于1951年,1973年的高峰期有23000名工人。到了上世纪80年代,随着美国制造业衰落,这一园区的工人数量已经低于1955年的水平。到上世纪90年代,这一园区已然成为GE的鸡肋,几任CEO均考虑出售该园区。这是美国制造业夕阳西下的典型故事。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年以来,该园区连续有新的生产线开张:其中2月份有一条生产线专门组装最新一代低能热水器,用来替代GE在中国的一家承包工厂。

  究竟是哪些因素使得GE可以抗拒公认的廉价及高效的劳动力呢?这一案例提供的答案是,技术革新与能源消耗。这款Geospring热水器中顶端是一大堆接线的控制板,当样机抵达肯塔基生产线后,已经生疏多年的工程师一筹莫展,但随后的自由工作气氛让团队找到了具有革新意义的解决办法:重新设计的结果是每五个零件可去除一个,原料成本下降25%,装配时间从中国的10小时减到2小时。最后产品抵达销售点的价格从1599美元降到1299美元。这一案例的背后是几个大环境改变:石油价格高涨使运输成本成倍增长;美国天然气繁荣使美国工厂能源费用减低,这也是美国不会出现上世纪70年代滞胀的主要原因;中国劳动力价格上涨;美国工会近年的政策调整,及美国工人生产率的提高使人工成本在产品中比重逐年下降。

  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工业界把外包看成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成本下降利润上升,其中也有相当的从众心理在作祟。时至今日,制造业风向开始出现明显变化,制造业人士开始做新的功课。当然有的劳动密集型行业如服装业,恐怕再也不可能在美国得到二次出头的机会。

  制造业内包这一现在尚未大规模产生的现象,是否会在美国进一步扩展,还有待观察。无论如何,随着智能制造时代与新能源时代的到来,某些智能制造重新转移回美国是大势所趋。

  而在另一篇题为Mr.ChinacomestoAmerica的文章中,著名资深评论家JamesFalows根据他多年在中国的走访经验,向公众指出,某些制造业从中国流向美国的可能模式。

  在互联网的帮助下,产品从设计生产到销售服务的各个环节正在经历一场变革。其中的特征是从点子到产品越来越容易成现实,而每一款产品升级淘汰周期却在缩短。以往的周期大概是几个月,而今可能是几个星期,在当地生产具有明显的去物流成本优势。

  新一代智能制造与快速反应技术,降低了产品设计、制造的门槛,对市场的快速有效反应成了抢占市场的制胜法宝。这在中国的快消品领域同样有所体现,只不过,市场对创业者远远称不上友善。

  中国必须借全球产业转移契机,在中端制造领域占据一席之地,嵌入全球产业链中,这是未来中国制造的生路。

  3月5日的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到:我国制造业规模跃居全球首位,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3.4%,成为国民经济重要先导性、支柱性产业。

  制造业规模跃居世界老大,但并不意味着我们是多么强大,归结一点就是创新不足。麦肯锡全球经济与技术趋势研究所主任詹姆斯-马尼卡曾经说过,制造业的未来:下一个全球增长和革新的时代。

  中国整体经济已经进入了生产要素成本周期性上升的阶段,过去驱动增长的那些旧红利将越来越小,曾经巨大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将变得更微小。回顾整个2012年,中国制造业出现了大量企业倒闭陷入危机,媒体常用似乎岌岌可危来形容一些地区制造业困境,制造业困难其实也印证实体经济之难。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奇瑞重工股份总经理王金富在受访时表示:中国装备制造业已经走到了一个重要关口,高端转型、产业升级刻不容缓。

  刻不容缓四个字绝不是耸人听闻。不说远地,就以中国周边的越南、印度等新兴发展中国家为例,其追赶竞争势头已经令中国制造在比较成本上日趋式微;加上美欧等发达国家再工业化的制造业回归挤压堵截,中国世界工厂这个地位恐将遭遇严峻考验明天的中国拿什么来赢取新增长红利呢?

  环顾各大行业,如农业、资源、房地产、金融、基础设施等等,其行业增长空间已经消耗殆尽,持续力令人堪忧,而制造业是中国今后经济增长最有潜能的基础。美国都在反思以前过度发展虚拟经济的教训,奥巴马总统发出要再工业化、重现高端制造业辉煌的响亮口号,中国不可能仅在背后观望,必须有所作为。

  目前,上海、深圳等许多城市都认识到高端制造业对经济发展与产业转型升级的突出作用,也都在念发展高端制造业的创新驱动经,希望抢得新一轮产业发展先机。创新驱动战略的实施中也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和不足。

  其一,科技和资金投入稍显不足,高端人才较为缺乏。由于企业创新能力薄弱,缺乏自主知识产权,难以占领产业链高端。

  其二,用地、劳动力、资金、技术和环境资源等生产要素难题成为制约高端制造业结构调整升级的制约因素。

  其三,高端制造业产业延伸总体不够,设计与研发等配套服务业跟不上问题凸显。

  其四,金融服务、产业项目规划等离发展高端制造业的需求仍有不小距离。

  推动中国制造的创新驱动,要从制造车间里拓展广阔的发展空间。在强调向服务业转型发展的同时,不可对传统制造业轻言放弃。工业制造业具有产业链长、就业面广的特点,在全球性金融危机、欧美就业日趋严峻、产业逐渐外移的大背景下,传统制造业面临的就是转型与增强核心竞争力的问题。中国制造业要转型,就必须向高端发展、向新领域发展。而要谋求这种脱胎换骨,发展制造业,特别是发展高端制造业就是很重要的推力。

  中国政府工作报告5日首次确认,中国高技术制造业已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这是中国制造业发展的又一次飞跃。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5日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中国制造业规模跃居全球首位,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3.4%,成为国民经济重要先导性、支柱性产业。

  这是政府工作报告对高技术制造业给予的高度评价,意味着中国制造业含金量建设取得了明显成效。国家发改革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说。

  专家认为,从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健康发展,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高技术制造业,二者一脉相承,是对国民经济主导产业发展的准确判断和前瞻部署。

  工业和信息化部和中国社科院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制造业产值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制造大国。

  两会前夕,德勤全球制造业组织与美国竞争力委员会联合发布的《2013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报告,显示中国的制造业竞争力指数在当前及未来五年均位居榜首。

  近几年来,中国政府对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做出了一系列部署,从而为制造业升级开辟了发展空间,科技创新对产业发展的贡献度不断提升。

  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过去五年,清洁能源、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制造等一批战略性新兴产业快速发展。

  身处市场前沿,许多企业感同身受。辽宁福鞍集团公司准确判断欧洲对发电设备更新换代的需求,投入近亿元进行技术更新,从而不断推出适应市场的新产品。

  欧债危机对于创新能力不足的企业是危险,对于我们则是机遇。福鞍公司总经理吕世平说,去年企业60%订单来源于海外,阿尔斯通、通用、东芝等大公司都成为了用户。

  尽管高技术制造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果,但大而不强的现实也不容回避,在一些领域仍然是跨国公司控制着核心技术。

  从8亿件衬衫换一架空客飞机,到讨论为什么没有自己的iphone,中国虽然成为世界最大工厂,但一些领域仍是产业的末梢或是一道工序。

  沈阳机床集团董事长关锡友认为,只有不断提升创新力,企业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也许有一天,我们不做机床,变成工业咨询服务公司。

  一些专家指出,高技术制造业将会助推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因为中国正在迎来刘易斯拐点,人口红利消退,传统的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必须转型升级。

  未来无论是出口还是内销,制造业重复别人的东西注定空间越来越窄,企业没有一招鲜寸步难行。东北财经大学教授肖兴志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