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机器换人”浙江样本调查_0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中国用工荒问题突出,机器人开始活跃在市场上。而浙江省作为一个制造业大省、外来打工者重镇,低成本优势已经不再,2012年底浙江省委省政府做出全面推进机器换人的决策部署,机器换人正在成为推进工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

  在此市场和政策红利之下,全省正在掀起一股机器换人热潮。

  面对全球经济萎缩、劳动力成本上升、招工难等问题,机器换人能否提供解决之道?机器人产业本身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又面临什么样的机遇与挑战?在这场中国工业化与城镇化转型的变革中,浙江样本又能提供什么样的经验?

  机器人产业热

  机器换人节省人力成本、提升产品质量在浙江已经成为共识。比如,永康的众泰控股集团引进12台全自动智能焊接机器人,生产线员工从120人减至30人,产品一次性合格率提高至99%;嘉兴的天之华喷织有限公司依靠国外设备,一年减少1700多万元工人工资。

  根据安排,浙江省3.6万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争取在2017年内全面完成机器换人的现代化技术改造,每年投入不少于3000亿元。

  浙江大量企业正在进行机器换人。而这一战略始于2012年底召开的浙江省经济工作会议上,时任浙江省省长、现任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提出,浙江将加快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全面推进机器换人。

  提出这一战略的背景是,当时浙江有1400万打工者,面临社会稳定、就业、社会保障等大量问题,而且当90后成为劳动主力时,少有人愿意做那些体力活。

  据悉,2005~2012年,浙江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人均劳动报酬从14847元/年增加到41370元/年,年均增长15.8%,总量和增幅均居全国前列。

  2013年,浙江省正式提出555机器换人推进计划,即未来五年每年实施5000个项目,投入5000亿投资,推进机器换人。

  浙江省经信委的调研报告指出,机器换人有助于大幅减少一线员工、优化企业人员结构。数据显示,2013年,通过机器换人,浙江省减少普通劳动用工70万人,今年1~8月减少60万简单劳动为主的操作工人。

  在政府推动之外,制造企业对于机器换人的迫切需求,推动了浙江机器人产业的发展。

  目前,国内主流的机器人公司已先后落户杭州,其中包括浙江国自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杭州中科新松光电有限公司、史陶比尔(杭州)精密机械电子有限公司、杭州凯尔达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浙江金石机器人制造有限公司、杭州科爵智能设备有限公司等。

  杭州市经信委一项针对杭州120家工业企业的调查结果显示,超过94%的企业把目光投向了机器换人。

  技术与市场的矛盾

  但是机器换人成本代价相当高。据悉,浙江省制造企业所用的自动化设备,90%以上来自国外,不仅价格高昂,还需要二次改装和调试。

  在采访中了解到,机器换人的难处主要包括机器人生产和应用两大块,具体问题无外乎技术、人才、市场等方面。

  国产机器人公司首要面临的是技术问题,尤其是机器人关节中必需的减速器,目前基本全部从国外进口。他们一致表示,国产机器人如果有一天能在这个领域有所突破的话,机器人的价格会大幅下降。

  对应用企业而言,资金是个大问题。引进先进的生产设备,一些硬件上的投入达到百万元甚至千万元,而成本回收可能需要3~5年。

  另外,高端的技术,必然对一线员工提出更高要求。受访企业均表示,大量中小企业本身缺少技术部门及人员,难以自主开发新工艺、新设备。

  产业转型相结合

  在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fr)的报告中,中国机器人的占有量已经是国际第一,在未来3~5年中国机器人用量会遥遥领先。从人均来看,中国2013年每万人拥有28台机器人,2012年是23台/万人,2012年韩国已经达到每万人396台,可见中国与此差距颇大。

  然而,实际运作过程中,机器换人尚有更多顾虑。比如,一个社会普遍的担忧是,是否会导致大量劳动力的失业。

  浙江大学机器人研究中心副主任朱世强指出,机器换人来源于企业本身的需求,是立足于产业提升、产业转型这样的出发点,并不是说一个企业招得到人,就不需要机器换人了。

  日前,浙江省成立机器人产业联盟,为了集中最优质的资源,然后积极解决产业发展、技术发展中的一些瓶颈问题,推动机器换人产业的发展。现在对于机器换人企业有大量的需求,但是国内设备供应商或者说机器生厂商能难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朱世强说。

  科技部高技术研究发展中心研究员刘进长指出,产学研是近几年来政府一直在倡导的一种方式,但企业和高校两种文化的差异,导致合作还是有一些问题,当然还是希望多多产学研结合,把高校的一些研究成果运用到企业的产品中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