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新的经济模式下 中国应对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新战略

  OFweek工控网讯:当可持续发展改革遇到可再生能源分散布局的新经济模式,中国将呈现怎样一个引领工业革命的新模式。

  油价明起上调,各位赶紧加油!这一短讯,大家都不陌生。然而,你可曾设想:若干年后,开着氢电池和燃料电池驱动的汽车,停在任何一栋建筑下的停车场里,插入直充式充电桩,即可解决加油问题?

  如同人们在互联网上可以任意创建个人信息分享一样,任何一个能源生产者都能够将生产的能源通过外部网格式的智能型分布式电力系统与他人分享。2013年9月10日,由新华社经济参考报社主办的第三次工业革命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作者美国趋势基金会主席、著名趋势学家杰里米里夫金明确提出,以石油和其他化石能源为基础和动力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正走向尾声,一种建立在互联网和新能源相结合基础上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即将到来,届时,现有的全球生产和生活模式将被颠覆。

  中国具备开展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优势,中国也将会引领以新能源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里夫金表示。

  当前中国正在孕育一轮新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而且在应对金融危机当中加快了步伐,成为各国未来发展必须考虑的一个重大变量。里夫金先生关于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思想并不只是简单的理论构想和预测,而是正在被运用于现实之中。目前,欧洲各国正在根据这一理论对自己的科技和产业战略进行调整,并且形成了具有前瞻性的发展路线图和政策措施。

  在这场能源互联推动的世界经济方式变局中,里夫金为何对中国情有独钟,提出中国将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刚刚开始推广分布式电能的中国,面对能源互联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准备好了吗?

  国家战略密集出台

  首先,中国具备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政治基础,中国共产党把经济发展与生态发展并存写入了十八大报告,这在世界上是不多见的。杰里米里夫金在北京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真通读了中国的十八大报告,被其中提出的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将生态文明建设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一起,列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战略所鼓舞。

  中国新能源开发的巨大潜能是里夫金看好中国的第二个原因,他表示,中国的太阳能辐射能量、风力发电机、地热能的热能储备、生物质能、海洋潮汐等能源供应资源存在巨大潜力。

  这一判断,与中国正在进行的能源战略部署不谋而合。中国在2011年的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推动能源生产和利用方式变革;2013年1月1日颁布的《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将推动能源供应方式变革作为主要任务,提出将根据新兴能源的技术基础、发展潜力和相关产业发展态势,以分布式能源、智能电网、新能源汽车供能设施为重点,大力推广新型供能方式,提高能源综合利用效率,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推动能源生产和利用方式变革。

  今年8月,中国加大分布式供电的政策频频出台:8月13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分布式发电管理暂行办法》,鼓励企业、个人等各类电力用户投资建设并经营分布式发电项目;8月30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发布《关于发挥价格杠杆作用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明确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的补贴为0.42元/千瓦时。

  科技部办公厅副主任兼政研室主任胥和平表示,当前,应明确地确立战略,以确保新能源的革命、智能制造的革命以及生物质能的革命首先在中国发生,由此引导第三次工业革命。

  追溯近代以来的中国发展,胥和平认为,中国与前两次工业革命擦肩而过,错失机会。第三次工业革命来了,未来二十年乃至三十年新兴产业的快速发展,传统产业的淘汰以及新经济结构的形成,都将给中国百年追赶的梦想提供机遇,他提出,如果世界经济结构不变,如果新兴产业没有这样大的发展机遇,中国的机遇在哪里?

  中国的信息化发展在此次工业革命中的战略定位如何呢?工信部政策法规司司长李国斌告诉本刊记者,由于中国还处于工业化发展进程当中,没有时间,也不可能走发达国家先工业化后信息化的传统道路,必须把握全球信息化发展的浪潮,加快走以两化融合为重要内涵的新型工业化道路。第一,要加快发展新一代技术产业,推动电子产品制造、软件开发与信息技术服务的融合创新和互动发展,为新一轮工业革命奠定和提供良好的条件;第二,要大力推进两化融合,两化融合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面很广,必须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抓住几个关键的环节,务求实效。

  里夫金对中国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充满信心的一大原因,是中国的儒家思想。他认为,儒家学说倡导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而气候变化问题是催生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主要原因,保护生态是其目标之一,所以,可以将中国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出现的哲学思想凝练成新儒家学说。

  天方夜谭正在成为现实

  把屋顶的阳光利用起来,转化成电能,除了给自家供电,还可以卖给国家在中国,这一天方夜谭正在成为现实。

  里夫金认为,支撑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基础设施建设要从五个方面着手。而这五大支柱必须同时建设,它们只有相互联系才能发挥作用,一是向可再生能源转变;二是将建筑物改造为微型发电厂,就地收集可再生能源;三是在每一栋建筑物以及整个基础设施中使用氢和其他储存技术,存储间歇式能源;四是利用互联网技术将各大洲的电力网转化为能源共享网络,工作原理类似互联网;五是将运输工具转变为使用插电式及燃料电池的交通工具,这些交通工具可在智能的跨洲互动电网上买卖电力。

  中国的分布式光伏电站建设正在实践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支柱建设。2009年国家推出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和金太阳工程,2013年2月28日国家电网发布《关于做好分布式电源并网服务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为分布式电源项目接入电网提供便利。政策放开后,北京、天津、山东等地出现个人就自发电并网提出的申请。青岛市民徐鹏飞自建的屋顶光伏发电是中国首个家庭光伏电站,装机容量为2千瓦,预计每年可发电2600度(千瓦时);江西萍乡市居民朱建兵投资3.8万元在自家屋顶装置了4千瓦光伏设备,日前已成功并网发电。

  在21世纪到来之际,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将实现在家庭、办公室区域以及工厂中自助生产绿色能源的梦想。里夫金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如此描绘未来25年的前景,同时提出,从传统的化石能源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变有一个渐进的过程,这需要一个完整的方案。

  从中国目前的实践来看,一方面,在现有的能源体系之下,用可再生能源直接、完全地替代化石能源并不现实,这需要一个逐渐推进的过程;另一方面,有专家指出,由于分布式光伏发电还有很多细则尚未明确,包括上网标杆电价等等,这直接关系到分布式光伏发电的投资回报率,绝大部分光伏厂家和投资者对此持观望态度。

  虽然现阶段打造或改造成为新能源建筑成本过高,但未来新能源成本总有一天会像电子产品一样,成本越来越低,越来越便宜。里夫金以计算机的历史为例指出,从起初上百万元的超级电脑到今天几千元一台的PC,可以预见,在未来的二十年中,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也将面临成本大幅削减和小型化的过程。

  中国企业界关于能源互联的探索已经起步。自主创新的泛能网技术已然将分布式能源与互联网相结合。新奥集团董事长王玉锁告诉本刊记者,通过地下气化采煤技术、气电联产技术和微藻生物吸碳技术等生成清洁煤电、生物柴油和煤制燃气,同时与可再生能源风电和太阳能汇集于储能单元,并通过智能控制平台向用户提供洁净能源运用了泛能网技术的廊坊未来生态城建成后,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比率将达70%,碳排放量减少70%。

  合作化时代是否来临

  未来的大型电力公司,不再是生产电能的企业,而是起到存储和输送管理的作用。里夫金认为,电力企业不仅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领跑者,也将成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领跑者。

  应该说,中国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实践绝不仅仅表现在分布式光伏电站建设的结果上,更表现在这个建设过程不断改变着垂直管理关系的变化上,一个扁平、互动式管理关系的逐步形成。

  从中国屋顶光伏电站的建设过程可以看出,分布式光伏电站发展的合作双方通过并网这一互动式行为,在扁平、互动式管理之下,悄然经历着一个新的生产关系的质变过程。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基础设施反映出了权力关系本质的变化。里夫金认为,第一次工业革命与第二次工业革命均采用垂直结构,倾向于自上而下的管理体制,大权掌握在少数工业巨头手中。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组织模式却截然不同,其采取的是扁平化结构,由遍布全国、各大洲乃至全世界的数千个中小型企业组成的网络与国际商业巨头一道共同发挥着作用。

  他认为,这种由金字塔形向扁平化力量结构的转变,不仅将改变中国的商业领域,对文化领域也将产生重要影响。现在,对于中国而言,最大限度地利用其人才与资源,深刻地认知在21世纪上半叶开展第三次工业革命、建立可持续发展社会的重要性,是当务之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