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现场直击ST仰帆年度股东会: “路途太远年龄太大” 七名董事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ST仰帆形成了错综复杂的格局。一方面公司宣布易主,公司的董监高却还是原实控人的团队,新的实控人未派出经营团队进入公司;另一方面,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却没有在董监高名单里占据一个名额。

每经记者 吴治邦摄影报道实习编辑 胥帅

ST仰帆(600421,SH)董事会超期服役一直是市场的焦点,公司的董事会在2016年3月31日届满之后,一直未改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5月24日的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公司在任的7名董事仅2名董事出席,在任的3名监事仅有1名出席。公司有关负责人在会上表示,因为公司董事、监事年纪偏大和路途遥远,来武汉参会不太方便。不过,这一说法遭到了未到现场的小股东金先生呛声:公司本身就没什么经营活动,而年度股东大会这么重要的场合都不方便参加,公司董监高为何还要在岗位上拿薪酬?

年龄大多60岁以上

记者注意到,公司在任的7名董事仅2名董事出席,在任的3名监事仅有1名出席。具体来看,公司董事长周伟兴、独立董事华伟、监事刘丽萍出席了股东大会,而包括董事钱汉新、滕祖昌、朱忠良、黎地、徐军,监事彭惠珍、范震东等均未能出席。

对此,公司高管在股东大会上解释:一方面是路途的问题,有些董监高来武汉参会不太便利。另一方面是有些董监高年龄过大,来武汉也不太方便。

资料显示,董事钱汉新、滕祖昌、朱忠良的年纪分别为66岁、55岁、66岁,独立董事黎地、徐军的年纪分别为61岁、50岁,监事彭惠珍、范震东为64岁,上述董监高的工作场所在地多为上海。

不过,这一说法遭到了未到现场参会的小股东金先生呛声:公司本身就没什么经营活动,而年度股东大会这么重要的场合都不方便参加,这些董监高为何还要在岗位上拿薪酬?

从2017年董监高的薪酬变化来看,三名独立董事的薪酬为5万元/年,监事刘丽萍、彭惠珍、范震东的薪酬分别为9.48万元/年、2万元/年、2万元/年。

董事会长时间超期服役

ST仰帆还存在董事会长时间超期服役的问题。从公司股权变动来看,2017年1月3日,ST仰帆对外公告宣布公司实控人将易主。私募大佬蔡守平控股的上海戎淳商贸有限公司耗资7.62亿元拿下了武汉新一代科技有限公司,进而持股17.5%。此外,还通过大宗交易的形式从仰帆投资(上海)有限公司、上海镇威实业有限公司、上海绿晟实业有限公司、王少桦以及上海康阔光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手里接过4.09%的股权。

不过数天后,中天系宣布完成举牌,其25%的持股比例已超过上市公司的新主蔡守平。此后,中天系通过多次增持,使得持股比例达到31.96%。

不管是新主蔡守平还是中天系,他们都未提出改选董监高的意图,公司董事会、监事会、高管团队仍为2013年所选。资料显示,公司现任的8名董事会成员中,有3名与上海凯迪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方面有关。譬如公司董事长周伟兴于2002年5月至今任上海凯迪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兼办公室主任。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ST仰帆形成了错综复杂的格局。一方面公司宣布易主,公司的董监高却还是原实控人的团队,新的实控人未派出经营团队进入公司;另一方面,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却没有在董监高名单里占据一个名额。

有熟悉资本市场的法律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个确实是不正常的现象,应当尽快改选公司董监高以更好地维护股东的利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