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发挥工业互联网优势 大力发展广东智能制造

  23日,在首届装洽会上,《中国制造2025》与装备制造业交流对话在珠海举行,就制造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和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综合竞争实力和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标志,我国如何在挑战面前抓住机遇展开探讨。

  要紧紧抓住世界范围内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历史性交汇的机遇,将大大加快我国工业化和建设制造强国的进程。中国工程院党组成员、院士钟志华在解读《中国制造2025》时表示,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信息技术与制造业不断融合,为我国制造业由大变强提供了很大的空间。

  据预测,智能制造在未来4年将会产生3710亿美元红利,对未来经济影响非常大。与会专家建议,广东在发展智能制造和转型升级过程中不光要沿袭承接世界经验,而应该站在世界工业顶端谋求跨越式发展,创造出中国特色的新道路。

  谈制造业发展

  重新成竞争制高点,中国应实现跨越式发展

  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副院长石勇指出,近年来德国提出工业4.0,美国提出的工业互联网、再工业化,欧洲和日本等发达国家提出工业2050等,实际上都是在抢占制造业制高点,说明智能制造的时代已经来了,特别是现代的高端装备制造业正在整个世界成为亮点。国家明确提出《中国制造2025》作为一项国家战略,对于制造业拉动整个经济的发展和结构调整非常重视。同时未来制造业由大变强的发展,归根到底还是信息技术和制造业的加速融合。他说。

  他举例,GE收购阿尔斯通能源部门,剥离3630亿美元金融业务中的大部分业务,2016年金融业务利润占比削减至25%;巴菲特以372亿美元收购先进制造企业精密机件公司,此前还收购了以色列金属加工工具制造企业伊斯卡公司;而谷歌之前收购了人工智能、机器人、机械手臂、设计等领域有所专长的近十家企业。全球诸多国家和巨头的举动均显示了制造业重新成全球经济竞争的制高点。

  而这一次我们和世界上任何国家和任何竞争力首次站在同一起跑线。对于信息时代和带来的产业革命,我们国家进入得也不晚。沈阳机床集团董事长关锡友说,世界在回归工业本源,之前几次工业革命我国错失一些机会,虽然前期积累有所欠缺,但这一次我们和世界发达国家一齐起跑,要抓住机遇。

  对此,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曲道奎表示,我们要想实现由制造大国往制造强国发展的战略目标,要实现涵盖工业1.0到4.0时代的混合式非同步发展。不同企业和区域发展目标不同,不一定是按部就班的,而是跨越式的发展。而其中核心支撑技术是利用互联网和信息化,发展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智能机器。

  谈机器人发展

  机器人为代表的智能装备逆势增长

  21世纪前几年,移动互联网和PC互联网的普及更多改变的是人们的消费和消息传递层面。而到了2012年之后,信息技术大量融入制造过程,代表着工业进入智能化时代,工业互联网的时代真正来临了。关锡友强调,我们说的智能化,其实不完全是大家说的自动化,自动化很早就存在。工业互联网时代改变的是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这种条件下它可以实现人的多分工,从而实现人的多身份、多自由度、多受益的新的经济现象和结构出现。

  这其中,机器人的发展应用十分关键。据预测,2020年全球的工业机器人市场达400亿美元,复合增速达到7%左右,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复合增速有望连续超过20%。

  曲道奎表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2014年增幅达到了54%,我们判断未来15年,中国一直会是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虽然全球经济下滑,但是机器人有关产业逆势增长,说明机器人和智能制造时代到来了。曲道奎说。

  对此ABB集团高级副总裁、ABB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顾纯元认为,我们要变成制造业强国,面临的挑战是人口红利的消失跟制造业成本上升。实际上这是世界进步的一个现象,而机器人可以帮助应对。机器人的关键价值在于它不是传统模式而是可编程重复使用的,产品变了并不一定要新增生产线,而是通过优化解决方案,实现升级换代。

  针对这一问题谈及广东,他举例,我们在珠海格力做的冲压线实际上就是通过智能化解决方案使产能提高30%,而不需要新的产房和生产线。广东是一个消费电子品制造大省,机器人等智能制造的发展应用有很大潜力。

  还不应简单看成是机器换人,而是机器人换人。曲道奎认为,机器人绝不是以前想象中的机械手概念,而是所有高新技术的集成。

  谈广东智能制造发展

  广东工业互联网有好的基础,可以发挥这方面优势

  在谈到广东如何发展智能制造时石勇提到,广东工业互联网有非常好的基础,可以发挥自己这方面的优势。布鲁金斯《美国高端产业》报告选了制造业、能源行业、服务业等中的50个行业作为高端产业重点发展。而选择标准跟以前仅靠RD(研发)强度来定义的高新技术产业等不同。石勇提到,高端产业不一定完全是像航空航天这种高新技术,很多传统的产业,像机械制造、软件服务等领域,也应该属于支持的领域。从这个角度看,现在广东珠海等地已经超越了传统高新技术产业范畴,我觉得是非常正确的。他说。

  顾纯元也表示认同,他认为,广东的智能化、自动化水平不一定跟世界顶尖水平有很大差距。在电子消费品等产业中,这些领域的转型升级没有国外的经验可以借鉴,世界上也没有现成先进的解决方案。也就是说,这些地方广东如果能进行创新突破,那就是世界领先。他说。

  而关锡友则建议,广东不应该只考虑从一个制造业大省向制造业强省转变,准确的说法是应该叫走新型工业化转变,党的十八大进一步明确走中国的新型工业化道路,我们有没有能在未来人类工业文明中诞生新的中国模式,广东可以做很好的探索。他分析,第一个是产融结合,传统产业和当代金融结合,第二是产信结合,就是装备智能化的问题。第三,如何吸引并留住人才,解决以人为本的问题。广东作为国家从近代以来的经济改革开放前沿,我觉得广东应该站在世界工业顶端来看待整个工业发展,而不是沿着别人的道路往前走,应该创造出自己的一条新的道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